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百团大战 >

百团大战的时间、地点、交战双方、原因、经过、意义

归档日期:09-30       文本归类:百团大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百团大战又称晋南游击战,是指在1940年8月至12月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由中国八路军(十八集团军)包括120师、129师和晋察冀军区与当地民兵共约40万人发动以破袭战为主的对日战役,也是共军除了平型关战役外唯一参与较具规模的游击战。战争初期战报统计(第一阶段)共达一百零五个团,因此定名为百团大战(原正太战役)。

  日本出于战略要求从1938年秋开始政治诱降,希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议和;而在另一方面,汪精卫于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另一个“国民政府”,以“和平建国”为号召,意图拉拢支持的沦陷地区人民。同时国共摩擦不断,双方互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清楚国民政府与日方谈判的进展,对于形势过于严重估计,担心国民政府有可能和日方妥协。加上认为日军有可能西进,于是八路军高层决定发动一场较大规模破袭战打击日军,坚定全国坚决抗日的决心[1][2]。

  1939年,国民政府成立晋察冀敌后战区,鹿钟麟任战区总司令。国共摩擦不断,1940年春季,华北八路军在山西省收编国民革命军九七军,将战区总司令鹿钟麟逐出省外。同时1939年,山西阎锡山发动晋西事变,和八路军摩擦不断,1940年初双方和解。

  1940年四月至六月间,日军以第三十六、三十七、四十一师团为主力,在山西省南部进行春季晋南战(国民革命军约8万)、乡宁作战(国民革命军约3万)、晋南反击战(国民革命军约4万)。则在此期间积极扩大根据地势力[3]。

  在抗日根据地,由于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日本侵华的战略要地华北的发展日渐壮大,日本军队在1939年夏季,集中了分散在长城、华北、东北的部分军队,以铁路、公路等交通线为依托,对华北地区的抗日力量连续发动大规模扫荡,并在荒原挖沟筑堡试图阻碍抗日力量的进攻,实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据点为锁”的“囚笼政策”,借此控制并逐渐缩小抗日力量。但1939、1940夏季两次扫荡,将集中于华北地区30余万日军、满洲国军队的分布点不断增加,力量分散[4]。这对华北地区的八路军集中优势力量展开大规模进攻提供了有利条件。

  八路军攻克娘子关八路军原定动员兵力为22个团(晋察冀10个团,129师8个团,120师4个团),重点破袭正太路,其次破袭平汉路、同蒲路北段和白晋路。为了攻击的突然性,未经中共军委批准展开了战斗。战斗开始后,各根据地又有不少部队参加了战斗,参战总兵力达到105个团。

  战役最早由8月20日晚8点开始的华北交通要道破袭战为序幕,当时正太铁路是日军获得山西煤炭资源的重要通道,也是对晋察冀边区等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的据点的主要分布区,同时井陉煤矿也在这条铁路上。因而正太铁路成为战役第一阶段的主要战场,集中了30个团的兵力。

  作战初期八路军兵力部署异常隐蔽,日军直至战斗打响才发觉中国军队的动向,日本方面将9个独立混编师投入战场。至9月下旬为止,正太铁路全线瘫痪,并破坏北宁铁路、平绥铁路、平汉铁路、津浦铁路,井陉煤矿亦遭破坏。并占领娘子关的部分地区。

  在第二阶段时期,除暂留约10个团兵力继续阻挠道路和桥梁的修筑,主力则把战斗对象转移到铁路交通线两侧的日本守军与被抗日根据地包围的日军据点,目的是巩固并扩大战果,其中以榆辽战役、涞灵战役最为激烈。延安地区、山东地区、安徽地区的八路军也投入作战。日军也投入使用了战争公约所禁止的毒气与生物兵器展开反扑,战争也进入相持阶段。

  日本军队开始将各地的机动兵力集结于华北地区,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性“扫荡”,借以迫使八路军退出华北交通要道,先后对太行山地区、太岳地区、晋察冀边区、晋西北等地进行扫荡。八路军则分兵展开运动战和游击战、麻雀战(骚扰游击战术)进行反击。到1940年12月5日,历时三个半月的百团大战因日军展开大扫荡而宣告结束。

  据战报,八路军(包括当地民兵在内)共进行战斗1,824次,日军死伤20,636人;伪军5,153人;俘虏日军281人、伪军等18000多人 (日方记载日军与皇协军死伤共约4千多人);破坏铁路900多里、公路三千里;破坏桥梁、车站258处;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八路军伤亡 17000余人,所控制的华北抗日根据地也随之大幅度扩大为华北437个县中的10个县。

  这场战役的指挥官彭德怀在向在延安的中共中央部通告后,没有等候批准而是临时提前决定[5],违背了中共所主张最低限度的游击战打法,在战役打响后得到了中共中央部的嘉奖与支援。事后国民政府也发来贺电。

  百团期间虽然减少国民政府的压力,但解放区却遭到打击,这场战役将中共领导的敌后解放区(即日统区)的部队暴露在日军的视线内。日军原本只在华北平原只留下少数兵力,此战促使日本调回约二十万的部队进行“扫荡”(伪政府协同治安肃正作战),于1941年至1943年进行所谓“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扫荡的结果共军几乎全面撤出山西,并调整回最低限度的游击战,化整为零,回避交战。日军便将目标转向在太行山区(晋南)的国军,以国民革命军第一战区卫立煌部与第三战区顾祝同部为主要目标,并由此为基础发动中条山战役等。

  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率共产军对日军华北一带交通及生产区发动奇袭,同时破坏铁路、桥梁及通信设施

  独立第四混成步兵旅团(旅团长片山省太郎中将)〔驻阳泉(第十五大队德江光中佐)、寿阳(第十四大队原田寅良中佐)、榆次(第十二大队)〕该旅团伤亡最为严重,阵亡总数276名。

  独立第九混成步兵旅团(旅团长池上贤吉少将)〔驻太原(第四十大队)、忻县(第三十九大队)〕

  日军华北方面兵力密度为一平方公里0.37人,各师团兵力平均分散在约200处,百团大战后日军正式实施对共军的剿灭战。 战争期间日军发动反击

  独立第九混成旅自太谷、榆次地区与独立第四混成旅由平定、和顺地区相互策应前进,至松塔镇附近,摧毁敌人后方设施,并扫荡周围潜伏之敌军。

  临时第101混成旅团(驻蒙军、第1军、第110师团、独立第十五混成旅团)

  根据日军战史上社镇撤退时战死44人、阳泉与盂县战死66人、榆社与辽宁战死80人、晋中地区战死71人负伤66名失踪2名、涞源地区战死133人、插箭岭战死1人负伤1人、第二次反击战(察南南境失踪31名),皇协军(伪军)伤亡失踪1202人。百团之战是游击的战略进攻,平汉铁路于8月25日恢复通车,同蒲路9月8日全线日勉强可通车,井陉煤矿区机器修复仍可使用。

  中国对外一直对百团大战完全肯定,但在内部对于百团大战的评价却因历史的进程出现一定的出入。百团大仗刚胜利时,中共中央对此十分肯定,还要求彭德怀有机会再多组织几次。但在1941年、1942日军大扫荡导致八路军极端困难后,彭德怀一度受到等人的批评,被指责没有完全执行的抗战相持时期的军事战略(即“山地游击战为主,可能条件下进行阵地战,避免决战”),打成了大规模的“消耗战”,过早的暴露和不必要的牺牲了中共领导的一些抗日力量。

  1943年:“百团大战中本区军事力量过于突出暴露,不仅自己伤亡很大,元气不易恢复。且警惕了敌人对我们的严重注意,也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1945年在中共“七大”发言:百团大战不打不行,但是打,也不是使用百团大战的打法,更不是运动战,尤其是阵地战这样的打法,而是要用全面游击战争的打法。

  在1945年“华北座谈会”上,彭德怀被迫做了检讨:1940年的百团大战……在政治上也是错误的。过早暴露了自己的力量,把日本军队主力从正面战场吸引过来,有利于……这很明显是民族义愤模糊了阶级立场。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这也是彭被批判的罪名之一。在庐山会议上说:主动出击日军是帮了蒋介石。当时是、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从中发展壮大。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百团过早暴露了我们的力量,引起了日本军对我们力量的注意;同时,使得蒋介石增加了对我们的警惕。[6]

  有人认为百团大战是蒋介石决定发动皖南事变的决定性因素,“”时期也有依照这个理由对彭德怀进行批斗[7]。

  彭德怀在自传中写到:这次战役大大提高了华北人民群众敌后抗日的胜利信心,对日寇当时的诱降政策以及东方慕尼黑阴谋以很大打击,给蒋管区人民以很大兴奋。此役也给了投降派又一次打击,提高了领导的抗日军队的声威,打击了制造所谓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

  1979年中共为彭德怀完全平反后,对百团大战基本持完全肯定的态度。现在认为日军的反扑确实给根据地带来很大困难,但中华民族的对日抗战本身就准备着巨大困难和牺牲,因“招来”困难而被指责是不正确的。

  1940年下半年,为打击日军,克服投降危险。 彭德怀指挥八路军一九二师和晋察军区等共一百零五个团二十余万兵力,对华北地区的日伪军发动了一次进攻战役。百团大战对坚持抗战、遏制当时妥协投降暗流、争取时局好转起了积极作用,进一步鼓舞和增强了全国人民夺取抗战胜利的信心。但“百团大战”过早地暴露了的军事力量,导致之后的战争异常艰难。

本文链接:http://bookingmin.com/baituandazhan/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