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百团大战 >

“百团大战”的悲哀!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百团大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七十多年后,指责彭德怀“百团大战”过早暴露八路军实力导致日军疯狂报复的人仍然是甚嚣尘上岂不是咄咄怪事!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其中不少人都是教师、党内人士!包括我现在正在阅读的由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写的报告文学《抗日战争(全三卷)》!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临阵指挥方面屁本事没有,像条狗一样到处咬人的本事却比谁都强,有的人就是靠这一点成了名人甚至爬上了高位!作为一个中国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俗语会不知道吗?你们到底是代表受苦受难的老百姓说话,还是站在日、伪、顽的立场上说话?日本陆相东条英机在“百团大战”之后都说:“ 作为有良知的中国人,如果着眼于中华民族命运的大局,而不是仅仅从局部利益上考量,有谁还会指责八路军对入侵者发动的殊死作战呢?”,有些中国人的觉悟都不如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日军竟然还恬不知耻地在这里振振有词!有些人竟然还引用彭老总二十多年之后在文革被迫害期间被逼写的回忆录中对“百团大战”的反思来质疑指责彭老总:“ 再熬上半年时间,或者等敌人迸攻长沙、衡阳、桂林以后,兵力更加分散,我军再举行这次大规模的破袭战,其战果可能要大得多。 ”,这种事后诸葛亮的做法更是无耻之极!

  最后再次重复彭老总对发动百团大战动机的解释:1,鬼子的囚笼政策严重地压缩了根据地的生存空间,破袭战势在必行;2,刚刚打击了顽固派的嚣张气焰,如果不接下来打击日军,更增加了汪伪政府与顽固派污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口实;3,抗战进入低潮,投降派的“亡国论”甚嚣尘上,此时一场破袭战既打击了敌人,又能有效振奋人心!4,原计划只是25个团的小破袭,由于兄弟部队主动配合扩大战机,才无意中形成了105个团的大破袭,毛主席后来不是还发贺电说:“像这样的战斗以后能否多发动几次?”

  7月23日讲话全文:你们讲了那么多,允许我讲个把钟头,可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着。我看了同志们的发言记录、许多文件,还跟一部分同志谈了话。感到有两种倾向:一种是触不得,大有一触即跳之势。吴稚晖形容孙科,一触即跳。现在有些同志不让人家讲坏话,只愿人家讲好话,不愿听坏话。因之,有一部分同志感到有压力。两种话都要听。我跟这些同志谈过,劝过他们,要听坏话,好话、坏话,两种话都要听嘛。嘴巴的任务,一是吃饭,二是讲话。既有讲话之第二:种任务,他就要讲。还有人长了耳朵,是为了听声音的,就得听人家讲话。话有三种:一种是正确的,二是基本正确或不甚正确的,二是基本不正确或不正确的。两头是对立的,正确与不正确是对立的。好坏都要听。

  现在党内党外都在刮风。讲,秦始皇为什么倒台?就是因为修长城。现在我们修天hua 安门,搞得一塌糊涂,要垮台了。党内这一部分意见我还没有看完,集中表现在江西党校的反应,各地都有。邵大个你不必着急,你们搞出这个材料,实在好,今天就印出来。所有言论都印出来了,龙云、陈铭枢、罗隆基、章伯钧为代表。江西党校是党内的代表,这些人不是,可以变就是了,是动摇分子。他们看得不完全,有火气。做点工作可以转变过来。有些人历史上有问题,挨过批评。

  例如广东军区的材料,有那么一批人,对形势也认为一塌糊涂。这些话都是会外讲的话。我们这一回是会内会外结合,可惜庐山地方太小,不能把他们都请来。像江西党校的人,罗隆基、陈铭枢,都请来,房子太小嘛!

  不论什么话都让讲,无非是讲得一塌糊涂。这很好。越讲得一塌糊涂越好,越要听。“硬着头皮顶住”,反右时发明了这个名词。我同某些同志讲过,要顶住,顶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有的同志说“持久战”;我很赞成。这种同志占多数。在座诸公,你们都有耳朵,听嘛!难听是难听,要欢迎。你这么一想就不难听了。为什么要让人家讲呢?其原因在神州不会陆沉,天不会塌下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做了一些好事,腰杆子硬。那些听不得坏话的人,他那个腰杆子有些不硬。

  你如果腰杆子真正硬,坏话你为什么听不得?我们多数派同志们腰杆子要硬起来。为什么不硬?无非是一个时期猪肉少了,头发卡于少了,又没有肥皂,叫做比例有所失调,工业农业商业交通都紧张,搞得人心也紧张。

  我看没有什么可紧张的。我也紧张,说不紧张是假的。上半夜你紧张紧张,下半夜安眠药一吃,就不紧张了。

  说我们脱离了群众,我看是暂时的,就是两三个月,春节前后。群众还是拥护我们的,现在群众和我们结合得很好。“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有一点,不那么多。我同意同志们的意见:问题主要是公社运动。我到遂平详细地谈了两个钟头。懂蚜山公社党委书记告诉我,7、8、9这3个月,平均每天3000人参观,10 天3万人,3个月30万人。听说徐水、七里营也有这么多人参观。除了西藏,都有人来看了。到那里去取经,其中多是县、社、队干部,也有省、地干部。他们的想法是:河南人、河北人创造了真理,有了罗斯福说的“免于贫困的自由”;就是太穷了,想早点搞共华产主义。现在听说这些地方搞了共华产主义,那还不去看看。对这种热情如何看法?总不能说全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吧。我看不能那样说。有一点“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确是狂热。无非是想多一点、快一点。好、省那时谈不到,总而言之是多、快。这种分析是否恰当?3个地方3个月当中,有3个30万人朝山进香,这种广泛的群众运动,不能泼冷水,只能劝说:同志们!你们的心是好的,唯实上难以办到,不能性急,要有步骤。吃肉只能一口一口地吃,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你吃3年肉也不一定胖;比如同志,我看他10年还吃不胖;总司令和我的胖,也非一朝一夕之功。这些干部率领几亿人民,至少30%是积极分子;30%是消极分子(即地、富、反、坏、官僚、中农和部分贫农);40%随大流。30%是多少人?是一亿几千万人。他们要办公社,办食堂,搞大协作,大规模耕作,非常积极。他们要搞,你能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不是小资产阶级,是贫农、下中农、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随大流的这也可以那也可以。不愿意的只30%总之,加40%为70O,三亿五千万人在一个时期内有“狂热性”,他们要搞。

  我出的题目中加一个题目,本来18个题目,加一个团结问题。还是单独写一段,拿着团结的旗子:人民的团结,民族的团华结,党的团结。我不讲,对这些同志是有益还是有害?我看有害,还是要讲。我们是马克思主华义政党,第一方面的人要听人家讲,第二方面的人也要听人家讲,两方面的人都要听人家讲。我说还是要讲嘛。一条是要讲,一条是要听人家讲。

  为什么只有你讲得,我讲不得?别人讲不得?但是我劝许多人不忙讲,硬着头皮顶住。我不忙讲,硬着头皮顶住。我为什么现在不硬着头皮顶了呢?顶了20天,快散会了,索性开到月底。马歇尔八上庐山,蒋介石三上庐山,我们一上庐山,为什么不可以?有此权利。

  食堂问题。食堂是个好东西,未可厚非。我赞成积极办好,赞成那些原则,自愿参加,粮食到户,节约归己。如果在全国能保持l/3,我就满意了。

  我是讲全国范围。我这一讲,吴芝圃就很紧张,生怕把你那个食堂搞掉。还有一个四川,一个云南,一个贵州,一个湖北,还有一个上海(上海有11个县),90%以上还在食堂里。试试看,不要搞掉。不是跳舞有四个阶段吗:“一边站,试试看,拼命干,死了算。”有没有这四句话?我是个野人,很不文明。我看试试看。1/3人口对5亿农民来说,多少人?一亿五千万,坚持下去就了不起了,开天辟地了。第二个希望,一半左右,如果多几个河南、四川、湖北、云南、上海等等,那么,一半左右是可能的。要多方面取得经验,有些散了,还得恢复。《红旗》登的一个食堂,败而复成,这篇是我推荐的。食堂并不是我们发明的,是群众创造的。并不是公社发明的,是合作社发明的。湖北有个京山县,京山县有一个合作社,那个合作社就办了个食堂。河北1956年就有办的,1958年搞得很快。曾希圣说,食堂节省劳力。我看还节省物资,包括粮食油盐柴草菜蔬,比在家吃得好。

  如果没有后面这一条,就不能持久。可否办到?可以办到。我建议河南同志把一套机械化搞起来,如用自来水,不用人挑水。这样可以节省劳力,还可以节省物资,节省粮食。我跟你们谈,你们说可以嘛。现在散掉一半左右有好处。总司令,我赞成你的说法,但又跟你有区别。不可不散,不可多散,我是个中间派。河南、四川、湖北等是“”。可是有个右西派出来了:一个科学院调查组,到河北昌黎县,讲得食堂一塌糊涂,没有一点好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学那个宋玉的办法,写《登徒子好色赋》。(接着就讲这个故事的原委)我讲食堂,走了题了。科学院的调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食堂哪没有缺点。无论什么事都有缺点。无论什么人都有缺点。孔夫子也有错误。我看过列宁的手搞,改得一塌糊涂;没有错误,为什么要改?食堂我看可以维持,可以多一些,再试试看,试它一年,二年,估计可以办得下去的。人民公社会不会垮华台?我看现在这样大风大浪里头,没有垮一个,将来准备垮一半,还有一半;垮七分胶有三分。要垮就垮。食堂、公社办得不好,一定要垮。共华产党就要做工作。办好公社,办好一切事业,办好农业,办好工业,办好交通运输,办好商业,办好文化教育。

  许多事情根本料不到。以前不是说党不管华党吗?计委是计划机华关,现在却不管计划。还有各个部,还有地方,一个时期不管计划,就是不管综合平衡。不要比例,这一条没有料到。地方可以原谅。计委和中央各部,10年了,忽然在北戴河会华议后不管了,名曰计划指标,等于不要计划。所谓不管计划,就是不要综合平衡,根本不去算,要多少煤、多少铁、多少运力。煤铁不能自己走路,要车马运。这点真没有料到。我这样的人,总华理、少奇同志这样的人,根本没有管,或者略略一管。我不是自己开脱自己,我又不是计委主任。去年8月以前,我同大多数常委同志主要精力放在革命上头去了,对建设这一条没有认真摸,也完全不懂,根本外行。在西楼时讲过,不要写“英明领华导”,根本没有领导,哪来什么英明呢?

  看了许多讨论发言,铁还可以炼。浪费是有一些,要提高质量,降低成本,降低含硫量,为真正好铁奋斗。有个办法叫做抓。者的手,一抓就抓起来了。钢铁要抓。农林牧副渔,粮棉油麻丝茶糖药烟果盐杂,农中有12项,要抓。要综合平衡,不能每一个县都一个模子,有些地方不长茶,不长甘蔗,要因地制宜。不能到回民地区去买卖猪。党不管党;计委不管计划,不管综合平衡,根本不管,不着急。总理着急。无一股热气,神气,办不好事,李逵太急一点,列宁热情磅礴,可以感染群众,实在好,群众很欢迎。

  有话就要讲。口将言而嗫嚅,无非是各种顾虑。这个我看要改,有话就要讲。上半个月顾虑甚多,现在展开了,有话讲出来了,记录为证。口说无凭,立此存照。有话就讲出来嘛,你们抓住,就整我嘛。成都会议上我说过不要怕穿小鞋。穿小鞋有什么要紧。还讲过几条,甚至说不要怕坐班房,不要怕杀头,不要怕开除党籍。一个员,高级干部,那么多的顾虑,有些人就是怕讲得不妥挨整。这叫明哲保身,叫做什么病从口人,祸从口出。我今天要闯祸,祸从口出嘛。两部分人都不高兴:一部分是触不得的,听不得坏话的;一部分是方向危险的。不赞成,你们就驳。你们不驳,是你们的责任,我交代了,要你们驳,你们又不驳。说我是主席不能驳,我看不对。事实上纷纷在驳,不过不指名就是。江西党校那些意见是驳谁啊!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有两条罪状:一个,1070万吨钢,是我下的决心,建议是我提的。结果9000万人上阵,补贴40亿,“得不偿失”。

  第二个,人民公社,我无发明之权,有推广之权。北戴华河决华议也是我建议写的。我去河南调查时,发现嵖岈山这个典型,得了卫星公社的一个章程,如获至宝。你讲我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也是有一点,不然为什么如获至宝呢?要上《红旗》杂志呢?我在山东,一个记者问我:“人民公社好不好?”我说“好”,他就登了报。这个没关系,你登也好,不登也好,到北戴河我提议要作决议的。“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有一点,你们赞成了,也分点成。但始作俑者是我,推不掉。人民公社,全世界反对,苏联也反对。中国也不是没有人反对,照江西党校这样看,人民公社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个总路线,是虚的,实的见之于农业、工业。至于其他一些大炮,别人也要分担一点。你们放大炮的也相当多,如谭老板(谭震林),放的不准,心血来潮,不谨慎。关于共产要共得快呀,在河南讲起,江苏、浙江的记录传得快,说话把握不大,要谨慎一点。他是唱戏的,不然为什么叫谭老板。长处是一股于劲,肯负责任,比那凄凄惨惨切切要好。但放大炮,在重大问题上要谨慎一点。你说我不放大炮吗?我也放了三个:一个人民公社,一个大炼钢铁,一个总路线。彭德怀同志讲的,张飞粗中有细,他说他粗中无细。我说我也是张飞,粗中有点细。公社我讲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要有个过程。当然那个过程,现在看起来,可能过于短了一点,我讲大体两个五年计划。要进到全民所有制,现在看来,可能要大大地延长,不是两个五年计划,而是20个五年计划也难说。要那么久?还是不要那么久?

  要快之事,马克思也犯过不少错误。我搬出马克思来,使同志们得到一点安慰。这个马克思,天天想革命快,一见形势来了就说欧洲革命来了,无产阶级革命来了,后头又没有来,过一阵又说要来,又没有来。总之,反反复复。马克思死了好多年,列宁时代才来。那还不是急性病?“小资产阶级狂热性”?马克思也有啊!(插话:列宁也有,讲世界革命很快就要来了。)世界革命,那个时候他希望世界革命来援助,他也搞和平民主新阶段,后头不行了,搞出一个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这在以前也讲过吧?(刘:是一国可以胜利,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没有讲。)一国可以胜利,到这个时候,不建怎么办?只有一国。(刘:依靠自己本国的农民可以建成社会主义。)依靠农民。巴黎公社起义之前,马克思反对。季诺维也夫反对十月革命,这两者是不是一样?季诺维也夫后来开除党西籍,杀了头。

  马克思是否还要杀头?巴黎公社起义爆发之后,马克思就赞成了,但他估计会失败。他看出这是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哪怕只存在3个月也好。要讲经济核算的话,划不来。我们还有广州公社,1927年大革命失败,等等。

  我们现在的经济工作,是否会像1927年那样失败?像万里长征那样,大部分根据地丧失,红军和党都缩小到1/10,或者还不到?我看不能这样讲。大家也是这么个意见。参加庐山会华议的同志都毫无例外地说有所得,没有完全失败。是否大部分失败了?我看也不能讲。大部分没有失败,一部分失败了。就是所谓多付了代价,多用点劳动力,多付了一点钱,刮了一次“共湖产风”,可是全国人民受了教育,清醒了。现在要研究政治经济学。过去谁人去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我就不读。斯大林的书(指《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我读了一遍,根本没有味道。那个时候搞革命,搞什么社会主义经济。唉,一到郑州,我就读了两遍,我就讲学,就有资格讲学了,不过刚刚在火车上读了两遍。我讲了两章,没有造谣吧。现在不够,现在要深入研究,不然我们的事业不能发展,不能够巩固,不能够前进。

  中国的习惯,男孩叫有后,女孩不算。我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看是没有后的。一个大炼钢铁,一个人民公华社。大跃华进的发明权是我,还是柯老?我同柯庆施谈过一次话,我说还是我。你那个属于意华识形态,你有没有责任?钢铁你要搞600万吨,我要搞1070万吨,北新戴河会华议发公华报,建议,也觉得可行。从此闯下大祸,9000万人上阵。始作俑者是我,应该绝子灭孙。补贴40亿,搞小土群、小洋群。“得不偿失”,“得失相当”等说法,即由此而来。我劝同志们,自己有责任的,统统分析一下,不要往多讲,也不要往少讲,都吐出来。无非拉屎嘛,有屎拉出来,有屁放出来,肚子就舒服了。今天不再讲别的,因为还要睡觉。你们要继续开会就开,我就不开了。讲了好久?不到两个钟头嘛。散会!

  抗战是毛领导的,没有人民军队的作战,对敌人各大战场各战场的分割包围,那些日本军队大可以像元军清军那样在攻占和占领城市后留下组织薄弱的农民不用管后方留兵防守集中兵力继续沿主要道路向其他城市发起进攻,挡得住吗,为什么日本军队在39年后对的进攻停止,正是因为由于人民军队的作战才能活那么久,才可以在那个山上发号施令,才能在美国的帮助下手伸得那么长去抢桃子。的抵抗由于能力低缺少信心轻视工业战术呆板等,导致日本军队像元军清军那样在短时间内就占领了大量大中城市,推进速度很快,有些地方就像没抵抗样,没蒋中正,可能更容易发展些在广大农村地区,更容易组织起来,日本和元国清国样只是小而强,力量只能占领大中城市,因此我们是存在组织起来的机会的,组织起来发展自己,朝大而强,就可以打败日本。工业也是发展来的,有大量的工人科技人员来投,人民政府开办各种职业教育,抗日战争相当各种武器弹药都是自产的,解放战争八成以上武器弹药是自产的。日本在中国不投降只有灭亡

  戚继光,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这是一个回答,所谓将军只是士兵的代表,将军也是士兵,将军的功绩是士兵集体功绩的代表,并不是单是自己的荣誉,非正义战争一个人想要达到目标确实需要几十万骨枯,战争总会有伤亡的,这些人最终也会失败,赢不了,这样的非正义战争应该受到谴责,但对于正义战争,如反侵略和推翻异族统治,这样的战争即使死几百万几千万也是值得的,这是正义的要求,民族的生存,没有这向敌人屈服,这个民族也就不存在了,在正义战争中正义的领导人目标更大相比一般士兵,敌人残忍,如果可能会拿他家人性命相威胁,还要挖他祖坟,士兵和将领都是职业,都属于军人,将领和士兵在军人职业中分工中是平等的,只是职务需要不同罢了,军人的职业目的都是为了保卫国家,战胜入侵的敌人,为民族的生存牺牲一切,有这样的军队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有希望。

本文链接:http://bookingmin.com/baituandazhan/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