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百色起义 >

红七军与百色起义 1000字的作文

归档日期:08-16       文本归类:百色起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6-02-03展开全部1929年夏,蒋桂军阀战争结束,李宗仁部的师长李明瑞和杨腾辉,当了广西省緌靖正、副司令,俞作柏做了广西省主席。中共中央决定利用这个时机,派遣一些党员利用各种社会关系进入广西,到李明瑞的部队进行工作,伺机争取领导权,以便掌握武装,创建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

  1929年6月,作为中共中央代表赴南宁领导广西党的工作。同年8月,张云逸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从上海经香港、广州到达南宁。此时期,受中共中央派遣,先后到达广西的还有叶季壮、袁任远、李干辉、袁振武、李谦、冯达飞等。

  张云逸到达南宁后,通过中共党员俞作豫(俞作柏的弟弟,李明瑞的表弟,时任广西警备第五大队长),向李明瑞建议开办一个训练初级军官的教导总队。李明瑞接受了这个建议,立即开办广西教导总队,并由张云逸担任教导总队副主任。

  教导总队有三个营9个连,都是从李明瑞的部队里抽调来的班、排长。之后,广东和广西地方党组织陆续派谴工人和学生党员安插在教导总队各个连队当干部,并在各连队建立了党的秘密组织。此时,教导总队共有1000多人,9个连的连干部全部都是员,排长也是在学员中挑选思想革命和接近的学员担任。还有一部分党员,则以教员的名义在总队部工作,袁任远任总队政治教员。一支由员秘密控制并形成领导核心的教导总队就这样建立起来。

  教导总队成立仅两个月,便在学员中秘密发展党员300多人,李天佑、卢绍武也是在这个时期加入。由于在连队中建立了秘密党支部,使每个党员都能与群众密切联系,争取更多的人加入,使革命的影响在全队中迅速占据上风,从而争取更多的群众站到了革命阵营来。为后来组建第四大队打好了基础。

  这个时期,张云逸对教导队中政治上反动的旧军官,采取了“调虎离山”的办法。他与俞作柏、李明瑞商议,给这些旧军官以较高的职位,让他们专门担任军事训练。这种升迁职位的办法实际上是剥夺了这些旧军官的指挥权,使他们与群众隔离开,并使他们的反动思想无法影响群众,更无法利用指挥权阻碍党对群众的领导。

  教导总队建立一个多月后,通过党的活动,张云逸又兼任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队长。警备第四大队,是李明瑞来广西后,收容土匪、民团、散兵游勇编成的队伍。这支队伍的成分复杂,纪律很坏。李明瑞之所以委任张云逸兼任警备第四大队队长,是因为他知道:大革命时期,张云逸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担任过师参谋长。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是一支绰绰有名的军纪严明且战斗力很强的部队。当然李明瑞也知道,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之所以士气高涨是由于有员在部队中进行政治工作。因此,李明瑞想利用张云逸帮助他改造警备第四大队。

  当李明瑞与张云逸商谈警备第四大队的改造工作时,张云逸提出两个条件:第一,这支军队太坏,如要张云逸兼任大队长,必须由他提名配一个得力的副大队长协助;第二,改造工作必须采取坚决迅速的措施。尽管李明瑞明白张云逸所谓的“措施”就是在部队中进行政治工作,李明瑞虽有顾忌,但他还是同意了张云逸的两个条件。

  张云逸立即将与李明瑞谈话的内容报告给中央党组织。中共中央决定派李谦担任副大队。张云逸和李谦到第四大队后,即发动士兵群众揭露克扣军饷、虐待士兵的军官罪行。士兵群众一经发动,斗争异常坚决,一致要求严厉惩办那些反动军官。张云逸立即严办了两个被士兵揭发的营长。还有一个被揭发的营长,因为是李明瑞的表弟,出于策略上的考虑,暂时不处罚他。连以上的军官,士兵义愤较大的予撤职,其他的送到教导队当学员,进行教育改造。接着,又从教导队凋来100名左右的员,担当连排干部。员符禄、何子祁分别担任两个营的营长;连以下的军官,几乎全是党员。至此,警备第四大队基本上已被党组织控制。之后,对这支部队进行整顿,进行革命教育,并且大量招收工人、农民和学生参军。仅一个下多月,部队就从原来的1000多人扩大到2000多人,部队纪律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1929年8月,张云逸的同乡云广英得知张云逸在南宁进行革命活动,他到南宁找到张云逸要求参加革命。云广英说:“我这次到南宁就是请你引导我参加革命,我决心革命到底,任何困难我都不怕!”张云逸非常高兴地欢迎这位同乡参加革命。他对云广英说:“年轻人只有参加革命才有出路”。一个星期后,张云逸就指示在警察局工作的员陈铣(张云逸的同乡)推荐云广英到李明瑞部队第十五师政治部当文书。开展兵运工作 陈铣和云广英利用开展兵运工作的时机,又陆续介绍一些同乡如林青、林镇等人参加张云逸的部队。

  1929年9月期间,俞作柏、李明瑞在广西政权还不巩固的情况下,就谋划反蒋。

  蒋桂战争,使广西的政治形势有了新的变化。中共中央决定加强右江地区的领导。1929年9月,派遣雷经天等人到右江去,建立中共党右江特委,雷经天任特委书记。当时中共右江特委机关设在右江田东,在特委的领导下,右江地区恢复了工会、农会组织。右江沿岸各县群众的武装斗争和韦拔群领导的群众武装相互呼应,声势浩大。

  1929年10月,俞作柏、李明瑞仓促率领部队进攻亲蒋的广东的军阀陈济棠。此时,李明瑞来广西时间很短,立足未稳。且只有三个主力师,部队内部又不一致,政治、经济基础都很薄弱。广西党组织和张云逸等人估计俞、李进攻广东陈济棠一定会失败,决定利用军阀混战之际,大胆发展革命力量。张云逸借口教导队、第四大队及第五大队还没有训练好,不能配合作战,建议李明瑞不要把这三支队伍带去广东作战,而是留守广西维护后方。经张云逸的一再坚持,俞、李终于同意教导总队、第四大队和第五大队留守广西(但从教导总队调走300多人回各师去)。并委任张云逸兼任南宁警备司令。

  俞、李带部队开拔广东后,张云逸等人即决定第四大队派一个营去右江地区,第五大队排一个营去左江地区,其余部队留守南宁。同时张云逸利用南宁警备司令的职权,接管了广西省军械库。军械库里储存着五六千支步枪以及山炮、迫击炮、机关枪、电台和堆积如山的弹药。

  张云逸还调动汽船停靠在邕江边待用,一面在部队中作各种应变的准备工作,一面协同地方组织发动群众准备策应。

  俞、李的失败比张云逸等人预料的还要快。原来,李明瑞三个主力师的杨腾辉、黄权、吕焕炎等师长,早就心怀不满,部队刚到桂平,他们立刻叛变,把三个师及特务营全部拉去投降。俞、李身边只剩下几个马弁,黯然逃离部队。前后仅17天左右的时间,俞、李就结束了他们反蒋的军事行动,两人仓皇回到南宁了后,躲到到左江去了。

  张云逸等人和广西地方党组织听到前方的消息后,当即按原来的决定,立刻组织大批的部队和民工,把军械库里的枪炮和弹药搬上预先停靠在邕江边的汽船,准备撤退到右江。

  在获知李明瑞、俞作柏逃往左江后,即率领党委和一批地方做秘密工作的同志从水路离开南宁,并指挥军械船和警卫部队。而张云逸则着手布置率部队从陆路撤往右江和会合。

  正当张云逸布置部队撤往右江的时候,讨蒋失败的消息却在教导队掀起了轩然大波。学员中大多是从三个主力师调来的,一听说部队倒戈,都闹着要回原部队去。一些坏分子亦趁乱鼓动,风潮越闹越大。

  在这个紧要关头,教导队的地下党组织连夜把各连队支部书记和委员召集研究对策,决定第二天将部队分为许多小组,各组都有党员参加,对那些反动分子进行斗争,在群众面前揭露投降分子的反动本质,坚决反对投降的可耻行为,使主张投降的反动分子在群众中孤立起来。同时,告诉群众革命的光明前途,争取大多数群众站到革命这边来。经过一天的反复争论,大部分人认清了是非,表示愿意跟随张云逸到右江去干革命,。但还是有些人坚持要走。

  下午,张云逸把全体教导队学员集合起来,他对学员们说:“有些同学还是要走,这也可以,我们革命部队是由有革命觉悟的人组成的。现在就站队,愿意跟我们去右江继续革命的,站到这边,愿意去投降反动派的,站在那一边!”队伍立刻散乱了,大部分拥到张云逸指向革命的一边。那些反动的军官。兵痞、坏分子,则往另一边站。还有些人在中间犹豫,许多党员和进步的学员就喊着他们的名字叫唤:“站到这边来吧!”“一失足成千古恨哪,看清前途,不要干反动派去呀!”那些犹豫着的、甚至已经站到那边去的人,又陆续走向革命的这一边来。最后清点人数,教导队中愿意跟着张云逸到右江的有500多人,坚决要走的有100人左右。

  第二天,教导队特地举行一次欢送会,对那些投降分子,作了最后一次教育工作,学员们纷纷上台讲话,有学员说:“我们都是同学,是一家人,你们在那边干,我们在这边干,都应该为劳苦大众利益尽力,不要替军阀升官发财卖命打仗”。欢送会后,张云逸下令把那些坚决要走的人的枪统统留下,发给路费,把他们送走。随后,张云逸带领教导队和第四大队按计划出发。

  率领广西党委和地方秘密工作的同志及警卫部队,乘船溯右江行驶。张云逸带领教导总队和第四大队,从陆路掩护前进。

  教导队和第四大队连续几天急行军,途经恩隆到达田东镇。部队到达田东后,右江特委由秘密工作状态变为公开状态。

  张云逸率领的部队到达田东镇不久,军械船也到达了。随后,叶季壮领着一个张云逸不认识的约20多岁的青年同志,到第四大队队部。

  “哦!你就是!”张云逸高兴地紧紧握住的手。在此之前,他们还未见过面。但连续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不断通过地下秘密交通相互联系,商议起义的每一个细节。

  右江特委书记雷经天等人也随后来到第四大队队部。对大家说:我们明天要往百色去,把大部分的军械都带去。目前不用的重武器和弹药,则疏散到东兰、田东的山区里保存起来。

  1929年10月22日,在百色召开党委会议(后称:敌前委员会),这次会议决定了几件事:第一,公开在部队和群众中宣传的主张,广泛发动群众。第二,整顿、补充部队,实行官兵平等,建立士兵委员会,反对军阀制度,反对贪污,反对虐待士兵。第三,组织和武装群众,通过地方党组织将发给群众,以便进行反霸斗争。第四,继续清洗部队中的反革命分子。

  这次会议还研究了税收问题。四大队不能指挥地方政府,必须有公开的行政名义,才能取得税收,为起义筹措经费。于是大家想到旧政府原设有右江督办和左江督办,于是决定利用旧有的督办官衔,宣布张云逸为右江督办,宣布俞作豫为左江督办。右江一带比较富庶,特别是烟税更为可观。张云逸立即以右江督办的名义,通知右江各县县长、税务局长将全部税款上缴,为武装起义准备了经费。

  一些大土豪与广西警备三大队勾结,请他们来右江驻防,以对付地方党组织和群众进行的反霸斗争。张云逸与四大队获悉情报,提前做好布置。警备三大队长熊镐派人前来联系驻防时,张云逸佯装欢迎。

  10月28日,警备三大队1000多人进入百色,即中了张云逸第四大队的埋伏,被包围的警备三大队中,除了一小部分反动分子稍作抵抗,其余的1000多人全部当了俘虏。这场伏击战几乎没费一枪一弹,就缴获了700多支枪。为百色起义扫清了障碍。

  之后,中共中央批准了、张云逸关于起义的汇报请示,指示在左、右江地区创建根据地,和创建红军。中共中央给这支起义部队的番号是红七军。委任张云逸担任红七军军长,为红七军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待一切准备就绪就宣布起义。

  接到中央关于起义的指示后,和张云逸决定用40天的时间做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同时,到左江去做俞作豫的工作。

  张云逸根据党委决定,将部队编成三个纵队。原四大队编为第一纵队,李谦任纵队司令,沈静斋任政治部主任。原机关枪营、特务营以及思林、奉议、恩隆几县的地方武装合编为第二纵队,胡斌任司令,袁任远任政治部主任。韦拔群领导的东兰、凤山一带的地方武装编为第三纵队,韦拔群任纵队司令,李朴任政治部主任。一个纵队实力相当于一个大团,后来改为19、20、21三个师。同时,扩大教导总队,从各纵队和地方武装中抽调班、排长及优秀战士来训练,以培养初级干部。这时,部队的成分有较大的变化,战士中从旧军队来的只有千余人,其余的都是右江的农民、工人和进步学生。军部各机构也建立起来了。一切都准备就绪。

  1929年12月11日,在广州起义二周年纪念日那天,、张云逸在右江百色宣布起义,公布红七军的番号。红七军的干部和战士,每人都领到一套新灰色军服,军帽上缀着红五角星。同时,上至军长,下至每个战士,都同样领到第一个月的薪饷——20块银元。

  这一天,同时在田东宣布成立右江苏维埃政府。在韦拔群率领的农民武装配合下,百色起义胜利举行。右江各县城乡的农民,都热烈庆祝右江苏维埃政府和红七军的诞生。张云逸率红七军战士到田东镇参加庆祝大会。在田东镇北的广场上,红军战士威武整齐地排列在主席台前;农民们敲锣打鼓;妇女儿童穿红着绿,从百里外赶来参加庆祝会。广场上挤满了成千上万的群众。红旗如海,欢声如雷。广场上还进行了各种文艺活动,演戏,唱民歌等。

  这一整天,右江的人们都沉浸在狂欢之中。右江苏维埃政府招待外县来参加庆祝会的代表吃了饭。

  下午,张云逸带着部队战士乘着一艘挂满镰刀铁锤红旗的汽船回百色时,沿岸农民都从沸腾的村庄涌到江边来,农民们敲着锣鼓,举着红旗,朝船上欢呼:“万岁!苏维埃万岁!”船上的人也不断向岸上的人们挥舞红旗,高呼口号。江上江中,口号声汇成一股巨大的声浪。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红旗漫舞。许多参加起义红军战士都激动得流出眼泪。

  在李明瑞部队负责兵运工作的云广英得知百色起义的消息后,他和陈铣两人立即租了一条小木艇赶往百色。当他们到达百色时,庆祝活动刚刚结束,他俩找到张云逸。张云逸见到云广英时,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你参加革命的志愿实现了,分配你在军部经理处工作,这个任务很繁重,要很好地工作,保证全军的给养。”

  红七军建立后,俞作柏逃到了香港。李明瑞经过几番挫折后,在中共党的影响下,转到了革命阵营。之后,他加入中国,成为坚定的革命者。

  1930年2月,俞作豫领导的警备第五大队也在左江宣布起义,成立红八军。俞作豫任军长,任政委,何世昌任政治部主任。李明瑞任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

  红八军成立后,有力地策应了右江地区的革命斗争,但不久就遭到李宗仁部梁朝玑的进攻。红八军进行了英勇的战斗,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起义部队基础较差,而遭到了严重失败。红八军最后只剩下几百人,由袁振武等人率领,转战到右江与红七军汇合,并编入红七军。

  1930年2月,桂系军阀调集大批军队向右江地区进攻。张云逸和李明瑞带领部队在隆安、亭泗予敌重创。4、5月间,又率红七军一、二纵队到江西、贵州边界进行游击战争,攻占贵州的榕江城。6月,张云逸等又带领红七军回师右江,收复百色,解放了右江沿岸的恩隆、思林等县。红七军前委决定在右江地区开展以土地革命为中心的根据地建设。

  同年9月,中央南方局代表到右江传达中央政治局6月11日的决议,指令红七军打下柳州、桂林和广州。

  1930年10月,红七军奉命北上。部队经历了战怀远,攻四把,打长安,及大战武岗城等战斗。在多次攻打敌人重兵据守的城镇中,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七军受到重大损失,部队的元气大伤。

  1931年1月初,红七军攻进全州县城。军前委在全州召开会议,、张云逸和前委多数同志总结了几个月的教训,决定取消攻打城市的冒险军事行动。随后,红七军前委带领部队沿湘桂粤边界前进,以便与、朱德领导的中央红军汇合。

  年2月初,红七军在广东边界乐昌县抢渡武水河的战斗中,和李明瑞带领先头1931部队55团过河以后,敌人以密集的迫击炮、机关枪火力封锁渡口,截断张云逸指挥的后续部队58团和军直属队。这时如果冒险抢渡,必然遭到惨痛失败。在这关键时刻,张云逸骑马疾奔到渡口,拿出望远镜观察敌情。他当机立断,一面命令云广英带上部分弹药和经费,同少量战斗人员乘最后一艘木船抢渡过河,以保证先头部队的给养;一面命令后续部队停止渡河并迅速后撤。张云逸率领58团和军直属部队绕道坪石渡河,向湘赣崇义苏区进军。

  云广英率队抢渡过河后,赶上先头部队并转达张云逸的指令。、李明瑞即率领55团向赣南崇义行进。张云逸和分别率领的两支队伍在赣南永新汇合。汇合后,红七军在湘赣苏区,配合中央红军粉碎敌人第二次“围剿”后,又向中央苏区前进。

  1931年7月,红七军在于都县桥头圩与中央红军会师。不久,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和总司令朱德接见了红七军领导人张云逸和李明瑞。

本文链接:http://bookingmin.com/baiseqiyi/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