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白色方案 >

白色方案 1939年4月

归档日期:06-03       文本归类:白色方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以莫斯科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国家形成于15世纪,它的经济活动和多民族居民主要集中在东欧平原上。1917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在这片丰饶广袤的国土上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1922年底,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外高加索组成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引起世界上所有资产阶级右翼的仇恨,必欲除之而后快。那时,希特勒还是个无人知晓的小爬虫,却也在《我的奋斗》中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在日耳曼人扩大生存空间的斗争中,要把目光转向东方,首先是俄罗斯和它的藩国。”现在,小爬虫长大了,他要兑现所思所念了。

  苏联政府有紧迫感,斯大林感到情况不大妙,希特勒虽然还没有直接威胁到苏联头上,但这股祸水正被隐隐地引向东方。

  在纳粹吞并了奥地利与苏台德之后,就是傻瓜也看得出来,下一个目标将是波兰,那里不仅有日耳曼人,还有一个以日耳曼居民为主体的城市——但泽。前两轮冲突与苏联没多少直接关系,而在将要来临的这一轮,波兰是苏联最重要的邻国,与苏联的安全切切相关。希特勒要在这个方向下手的话,苏联不可能超然事外。

  1939年3月14日夜间,柏林火车站。希特勒请来了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哈查博士。德国人的礼节无可挑剔,哈查受到一个国家元首应当享有的一切礼遇,但他的国家在几个小时内就要完了。几个月前的慕尼黑协定,德国割走了苏台德地区,这回则要占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哈查离开火车站后,被带到总理府。在希特勒的书房里,戈林和里宾特洛甫一左一右挟持着他,在自己国家的死亡判决书上签了字。此时,距他到达柏林还不足6小时。

  德军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全世界并不感到吃惊;作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北方邻国,波兰也不吃惊。但它又必须吃惊,因为从这时起,它已被德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围住了。

  波兰是欧洲东部的一个古老的斯拉夫国家。近几百年来,它的不幸在于夹在两个大国之间:它的东边是以扩张著称的沙皇俄国,西边则是以黩武闻名的普鲁士。仅在18世纪晚期,它就被普鲁士和沙俄三次瓜分,从欧洲的版图上消失达123年之久,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才重新获得独立,成立了波兰共和国。

  1919年的《凡尔赛和约》把普鲁士占领的主要部分归还给波兰,建立了一条几十公里宽的狭长的“波兰走廊”,使波兰有了一小段海岸线。“波兰走廊”东端是波罗的海港口城市但泽,居民绝大部分是日耳曼人,《凡尔赛和约》使它成为一个由国际联盟管辖的自由市。东普鲁士北濒波罗的海,是前普鲁士王国最东边的一个省,“波兰走廊”把它与德国的主要部分隔绝开来。

  在《凡尔赛和约》中,最让德国人怨恨的是建立“波兰走廊”,把德国领土分成两部分,以及把但泽从德国分割出去成为自由市。魏玛共和国是软弱而平和的,但就连它也认为这是毁伤了德国的肢体。德国人是忘记了,或者是不愿意记得,凡尔赛和会给予波兰的土地,包括构成“波兰走廊”的土地,历史上都是属于波兰的,和约不过是把被普鲁士人抢走的物归原主罢了。

  早在1922年,德国的国防军之父冯·西克特曾说过:“波兰的存在对德国生存的基本条件来说是不能容忍的,不能并存的。”“消灭波兰必须成为德国政策的一个根本目标。”

  在希特勒看来,波兰甚至是比法国更不可饶恕的敌人。但在他执政1周年时,却和波兰签订了一个为期10年的互不侵犯条约。当然,希特勒这种人从不把条约当个东西,它或是表明欺诈,或是表明波兰在侵略目标上的顺序。1939年春天,他给武装部队下达了一份绝密的命令,此项命令的代号是“白色方案”,它的目标是在这年的8月底或9月初以突然袭击方式入侵波兰。像是跟自己斗气,他同时要求,这个时间不可更移。

  一想到要进攻波兰,希特勒就有难以遏制的兴奋。奥地利、苏台德、捷克斯洛伐克全是讹诈来的,一枪未放,他意犹未尽。作为一名前步兵下士,他梦想着尝尝统率三军作战的滋味。他说:“和平吞并的事情再也不能重演了,这一回要打仗了。”他全身心地渴望着战争,甚至害怕再有张伯伦那样的人出面调停。德军将领记下了他此时的一句话:“谁出面调停,谁就是癞皮狗!”

  1939年的7月,德军的力量已空前强大。纳粹德国几乎白手起家建立了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它的陆军已达51个师,内含9个装甲师。还有一支当时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的摩托化部队,在德国的语汇中,它被称为“现代化骑兵”。以这样一支力量进攻波兰,拿戈林的话来说,“犹如拈死一只虱子”。

  波兰的防务的确很单薄。它的空军已经过时,陆军臃肿不灵,海军近乎为零。但波兰人很强硬,国民团结,同仇敌忾,准备与入侵者拼死一搏。年轻人把他们的自行车贡献出来,作为军用。后备军被紧急动员起来,大批爱国者聚集到征兵站,报名参军。

  在英国,张伯伦似乎已幡然醒悟。他曾把政治生命押在慕尼黑,至德军全部沦陷捷克斯洛伐克后,他已成为世界的笑柄,成为全世界最拙劣的政治设计师。这一回,他要洗刷自己。现在的伦敦有点准备打仗的样子了:男人们应征入伍;妇女则搞起了家庭防务;国防教育普及开来,它告诉人们,怎样给婴儿罩防毒面具。当大英博物馆的2500幅藏画已经转移时,谁也不会认为,伦敦的备战是假的。

  巴黎也剑拔弩张。法国人表示,希特勒如果敢于进犯波兰,法军则从德国的西壁打进去,拿下鲁尔谷地,捏碎德国的经济心脏。

  对于波兰和英法的动作,希特勒掉以轻心。他对他的将领们说:“我在慕尼黑会议上领教过英法的头面人物,他们根本不是能打世界战争的人。再说,英法凭什么同我们打仗?他们根本不肯为一个小小的波兰找死!”

  希特勒算把英法揣摩透了。但7月28日传来一个消息,据可靠情报,英法军事代表团将赴莫斯科,届时将形成共同抗德的联盟。

  这时,距希特勒的“白色方案”实施日期不过一个月零几天。也就从这时起,苏联骤然成了德国和英法关注的焦点。

  8月3日,德国驻苏大使向莫洛托夫表示,德国方面愿意改善德苏关系,并愿对具体问题举行全面谈判。纳粹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曾说,莫洛托夫长了一副穷酸样,像个苦哈哈的乡村小学校长。但现在,他们开始巴结“乡村小学校长”了。

  8月5日,英法军事代表团乘船到达列宁格勒。他们在路途上耽误了几天,8月11日到达莫斯科,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谈合作抗德的大事。

  8月14日,德国驻苏大使奉命向莫洛托夫亮出希特勒出的大价钱: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将要来莫斯科澄清德苏关系。

  斯大林端坐在克里姆林宫,安详地注视着英法一方和德国一方争相给苏联政府献殷勤。很长时间以来,苏联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惟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际上异常孤立,转眼间倒成了香饽饽。促成这一转机的关键在哪儿呢?在于苏联如果愿意的话,便可以开辟东线战场。

  德国位于欧洲中部,自古形成的军事大忌就是同时在东线和西线作战。希特勒即便是个狂人,也要恪守这一信条。他既要入侵波兰,准备在西线与英法大打,就必须稳住东线的苏联。同样,英法的目的是要调动起东线的苏联,迫使希特勒因惧于两线作战而退缩。

  苏联成了最压秤的筹码。对于斯大林来说,暂时还不存在倒向哪一方的问题,现在英法一方和德国一方都在他的股掌之上,他只求利用这一历史的机遇作出最有利于苏联自身安全的决策。

  中国古代的《三国演义》,道尽了天下成鼎足之势时的权谋运用。欧洲时下的局势,颇有类似之处。斯大林的最大顾虑,就是纳粹被英法引向东来,迫使尚未作好充裕准备的苏联与之提前相撞。斯大林的声明把这层顾虑点得透彻之极,他指责英法挑拨苏联“与德国发生没有根据的冲突”,并说苏联“绝不会因为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争夺而充当一方的炮灰”。苏联的本意是要退出这场游戏,而处于法西斯刺刀尖下的波兰倒促使斯大林下了最后的决心。

  8月20日,莫斯科。在英法军事代表团与苏联政府磋商时,苏方代表伏罗希洛夫曾就苏联参战提出过一个无可指摘的要求:苏军要保卫波兰,抗击纳粹入侵,波兰就必须允许苏军进入波兰境内。但波兰政府对俄罗斯人的戒心并不比对德国人的小,他们砰的一声把大门关死了。当英法军事代表团无可奈何地把这个消息通知伏罗希洛夫时,伏罗希洛夫也无可奈何地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只好等待某个政治事件发生了。

  8月23日,纳粹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随身带着希特勒亲笔签署的全权证书,握有同苏联缔结一项互不侵犯条约的大权,急匆匆地到达莫斯科。这时,距德国入侵波兰的进攻打响,仅有8天,参加进攻的两路德国兵团已进入阵地。

  里宾特洛甫是上午到达的,中午在德国驻苏使馆吃饭,下午便赶到克里姆林宫会见斯大林。当晚,双方便签署了一经签字立即生效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事情进展顺利,只有一个小小的分歧。里宾特洛甫要在条约的前言中加一段德苏友谊的话,但让斯大林拒绝了。斯大林冷冷地说:“我无法向苏联人民解释,我们与纳粹之间还有什么友谊。纳粹往苏联政府脸上抹了这么些年的屎,到这种时候,互不侵犯就是了,就别谈什么友谊了。”

  该条约的有效期为10年。不用说,它对希特勒只有眼前的意义:当德国进攻波兰而英法出兵时,苏联会按兵不动。当然,苏联也不认为这个条约能管10年,它只求暂时避开战争,争取出一段战争准备的时间。

  西方当时的一些外交官,曾从不同渠道获悉,《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尚附有“秘密条款”。《第三帝国的兴亡》一书的作者、美国专栏作家兼史学家威廉·夏伊勒所说具有代表性。他认为,“秘密条款”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规定苏德在波罗的海国家的势力划分,二是规定了苏德在波兰的军事分界线。但从那些外交官到夏伊勒本人,谁也没见过“秘密条款”的正式文本,有关说法以猜测或转述成分居多。尽管如此,从以后的事态发展来看,“秘密条款”的说法,的确不像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之说。

  8月25日,纳粹的两路大军进入最后准备。它的南路集团军以华沙为总方向,北路集团军的任务是打通“波兰走廊”,把德国主体部分与东普鲁士重新连接起来。

  8月26日。老规矩,德军打响之前,但泽首先骚动起来。与奥地利、苏台德相比,但泽纳粹分子的准备更充分些。纳粹一直瞒着波兰海关,把大批轻武器偷偷运进这个自由市;党卫军分遣队一小批一小批地渗透进来,训练当地的纳粹分子,以便在必要时控制街道,设立据点。

  8月27日。在但泽的局势逐渐失去控制时,德国战舰石勒苏意格·荷尔斯泰因号驶入但泽港,并以礼节性访问的名义停泊在港湾里。

  根据希特勒的“白色方案”,德军在8月底9月初进攻波兰。这个时间卡得很准,8月31日,夜幕笼罩欧洲的时候,150万德国军队陆续到达波兰边境的发起地域。

  9月1日破晓时分,德军大举入侵波兰。这一日后来被定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日。

  天空中,德国机群吼叫着飞向目标区。几分钟之后,波兰军民遭受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中打击。当机群与地面进攻结合起来时,全世界第一次领教了“闪电战”是怎么回事。

  纳粹的装甲师在波兰的领土上疾驰,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纳粹的摩托化步兵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向波兰的纵深发展。它们通过错综复杂的通讯系统统一指挥,协调行动,演出了人世间前所未见的机械化大屠杀。

  不到48小时,波兰空军就被摧毁。500架第一线飞机大部分还没有起飞,就在机场上被炸成一堆堆废金属。

  不到一星期,波兰陆军便被击溃。波兰来得及动员的35个师,绝大部分不是被打散了架,就是在钳形攻势下陷入重围。

  波兰人进行了顽强抵抗,战马与坦克搏斗,步枪与火炮对抗,在一次又一次的无望挣扎中,留下一个又一个惨遭屠戮、横尸遍野的战场。

  9月6日,波兰政府逃离华沙。9月8日,德国装甲师到达华沙外围。9月17日,大局已定,对于一个自尊的民族来说,波兰完了。

  同是在9月17日,苏军出动了。从德军入侵波兰之初,苏联政府就严密注视着事态发展。依斯大林的本意,不能让德军推进到苏联边境上,在苏联领土与德军战线之间必须建立一个缓冲区。9月17日早晨,苏军进入波兰东部,理由是保护波兰境内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少数民族。

  9月18日,苏军与德军在布格河畔的布列斯特碰头,双方谁也不前进了。此事让史家玩味无穷,它成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附有“秘密条款”的主要证据。不管“秘密条款”是否存在,波兰在复国20年后,确实又一次消失了,德军占领了它的西部,苏军占领了它的东部。

  事已至此,我们可以看看英国政府和法国政府的表现了。在纳粹入侵波兰前,它们的态度都很强硬,宣称一旦入侵将意味着战争云云。但希特勒动了真的后,它们的表现却不怎么样,与事前所说相去甚远。

  9月3日,英国向德国宣战,但这时英国在欧洲大陆连一个兵也没有,在地面上与德军毫无军事接触。

  也是在9月3日,法国向德国宣战。它本来拥有一支强大的陆军,当纳粹陆军的主力扑向东边的波兰后,强大的法国陆军却并没像事先所说,趁此机会直捣德国虚弱的西壁,而是躲在钢筋水泥工事后面静静地坐着,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堂吉诃德式的英勇小国被消灭了。

  波兰战事结束后,英国远征军进入法国,他们和法军一道坐在工事后面。前面就是正构筑工事的德军,但英法联军很长时间没放过一枪,就是干坐着。正如丘吉尔事后讥讽的:“巴黎和伦敦以为坐着就能把那笔债躲过去。”

  在吞掉波兰后,面对英法的宣战,希特勒得想一想往后的仗该怎么打,因此也难得的安静了几天。第二次世界大战风风火火地拉开了大幕,舞台却骤然沉寂了下来。但不管怎么说,战争的机器一经启动是无法停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毕竟是开始了。

  波兰是当时英、法欧洲诸盟国中军事上最强的国家。为了一举攻占它,戈培尔发出战争叫嚣

  1939年8月23日,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到达莫斯科,当晚与苏联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德军对波作战总兵力为62个师。按动员计划,波兰武装力量总人数应达150万人,但很多部队未能展开

  德军航空兵袭击波兰的21个机场,波军堪用的407架作战飞机在战争的最初阶段便报销了

  波兰战役,是法西斯德国“闪电战”在战争中的首次应用。而波军则对大量使用坦克和航空兵的作战方式茫然无知

  波军几乎平均配置在国境线上,纵深不大,从而使德军长驱直入,向波兰腹地发展进攻

本文链接:http://bookingmin.com/baisefangan/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