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白袍衣 >

【靖苏】【生子】《劫》第十三章

归档日期:06-16       文本归类:白袍衣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梁帝满面疑色,金宇殿堂下站着三个人正是梅长苏,萧景琰还有那夏江。众人低头敛眉,一派肃静。梅长苏负手而立于殿堂西侧,对夏江所言不置可否。

  “好,我是林殊。”梅长苏言语清淡,目光坦然的看向夏江。殿堂上一片寂静,萧景琰虽早有怀疑,但亲耳听见此话从梅长苏口中说出来还是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目光死死钉在梅长苏身上,仿佛要给他盯出个洞来。

  梁帝神色惊诧,心中又不免怀疑,莫非夏江所言真的是属实,可这梅长苏身上并无半点林殊的影子,疑虑让他并没有立刻相信梅长苏所言之事。御前的高公公眼观鼻鼻观心,装起了聋哑人。

  夏江听闻梅长苏如此轻易招认,心中也不免惊讶,但他是见识过这个梅长苏狡猾的把戏的,此时冷哼一声没有立刻接话。他倒要看看这个梅长苏到底耍的是哪一出!

  众人神色各异,梅长苏气息跟不上,稍缓片刻接着说道,“就算我说我是林殊,难道皇上就相信了吗?我说我不是林殊,皇上会认为我就不是林殊了吗?这本就是个没有定论的事。”

  “我已经承认我便是林殊,皇上便处治我吧,哦对了,要不要依越贵妃之言把献王从献州接回来。”梅长苏声色淡然却句句猛击其点,说完暗暗舒一口气,他身体本就虚弱的很,现在站在朝堂上已是勉强,更何况刚刚与夏江辩论了这么久,早就有些不支,此时呼吸有些困难,胸口发闷,小腹有些闷痛,只盼着早些结束这场对持。

  萧景琰知道梅长苏说这话是为了混淆皇上的视听。以往那些小殊所具有的小动作,九安山拔剑指挥,昏迷时叫他的那句景琰别怕,如今桩桩事抨击在他心头,如今想想,件件都彰显着一个事实……

  若长苏真的是小殊……他懊恼的极了,他到底对小殊都干了些什么?其实一直都是有迹可循,他为何没有早注意到。萧景琰怔怔的看着梅长苏,红了眼圈,他瘦了很多,比去年冬天见到作为梅长苏的他时还要瘦,那时的他已是瘦骨嶙峋。

  梁帝不傻,几个人兜兜转转辩论了几次他自然知道夏江是想要抓住这次机会自救,但之前夏江这个老狐狸做的每件事都像根刺一样扎在他心头,此时被梅长苏根根拔出,恼怒不已,顺手将身旁的香炉摔到了大堂之下。高公公吓得大气不敢出,直喊着皇上息怒。

  夏江见皇帝发怒,自知大势已去,横着脖子狠狠的盯着梅长苏,趁着众人不备挥剑欲刺。梅长苏早年也是练武之人,虽身体虚弱不堪,但注意力还在,忙后退躲着攻击。却不料被绊了一跤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腹处传来阵阵刺痛,梅长苏捂着小腹蜷缩在地上,他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是特别狼狈。脸上本就没有多少血色,此时更是褪的一干二净。夏江被御前侍卫制服绑了出去,出殿堂前还不忘高喊着,“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梅长苏蜷缩在地久久不能起身,萧景琰发现了异常,不顾皇帝的反应,高喊了一声“长苏。”便冲到梅长苏身边,发现这人脸色苍白不堪,身下的素衣白袍已经被染成了一片红色。萧景琰历经沙场十余年,见过的血肉尸躯自己都数不清,可他现在却害怕的不行,双手有些颤抖的扶起梅长苏,嘴里模糊的叫着怀里人的昵称,不知到底叫的是小苏还是小殊。

  萧景琰此时大脑里混沌不堪,不顾皇帝在场,朝着殿外便喊传太医。梁帝大声呵斥,“景琰!”似乎是气极,拍桌而起道,“你还把不把朕放在眼里!这里是朕的养居殿!不是你的东宫!”看来景琰对这个梅长苏的感情不一般的很!

  “父皇,我大梁乃尊礼仪重名士之邦,此时苏先生身陷险境,我们不能见死不救,请父皇准许请太医,之后的罪恶儿臣一个人来承担。”萧景琰生来倔性子,这一点作为他的父皇的梁帝比谁都清楚,若是此时不允许他救这个人,那以后横在他们父子之间的可就不仅仅是十三年前的赤焰军旧案了。

  梁帝吩咐高公公去请太医,自己则盯着眼下的两个人看。先皇在世时极其宠溺晋阳的“母妃”,晋阳的母妃不是女人,是先皇微服私访时结交的一位江湖公子,据说相貌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不过那个公子身体不好,生下晋阳便撒手归西,先皇痛苦之余只好把晋阳领给当今皇太后抚养。眼前的景琰倒是与先皇像了七成……但是,赤焰军余孽……留不得!

  太医很快便来了,急匆匆的给梅长苏把脉,萧景琰看这身影有些眼熟,不过暂时没有心思去想这个太医到底是哪个太医。

  太医粗略的把了脉,从怀中掏出一枚赤红色的药丸塞进梅长苏口中,又迅速掏出针包为其施针,“现在情况暂时稳定,请太子将此人转移到相对稳定的地方,臣再行治疗。”太医似乎故意压低声音。

  萧景琰瞥了一眼,此人不正是长苏身边的那个神医蔺晨吗?此时他不敢多想,不顾皇帝的反应抱起梅长苏对皇帝行了退礼便离开了养居殿。

  “他情况很不好,本来火寒毒的后遗症一直侵扰他的内脏,使他内气虚弱,内脏脆弱不堪,之前生了瑾儿对他的身体又造成了新一层的伤害,这就算了。”蔺晨叹气,“他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三个月的胎儿,他的身体就像布满裂痕的冰面,随时都会崩塌,孩子虽然将将保住了,但是余下的六七个月我不敢保证他还熬不熬得过去,这些话如果他醒着他是绝对不让我与你说的,可是他的日子不多了,作为朋友,我不想他一直活得这么不清楚。”蔺晨收起了平时的那一副倜傥的模样,话说的正经又严肃。

  一个又一个消息冲击着萧景琰的内心,失而复得和得而复失反复折磨着他,长苏竟然又有了孩子,萧景炎真想狠狠捅自己一刀,他不是人!瑾儿出生才不到四个月,他这一刻才真正的意识到,他真的不是个人,他怎么能伤害一个人到如此地步?

  蔺晨皱着眉头看眼前人,他若是知道,长苏坠崖前才失去了一个孩子会是什么反应?

本文链接:http://bookingmin.com/baipaoyi/114.html